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龐某人 | 28th Aug 2012 | 共產主義 | (2 Reads)

馬列主義者(香港毛派)

對六四學運的一點見解

寫於   2012年6月4 日六四學運發生至今已23,內地的官方對事件的定性是一場資產階級自由化引起的動亂,香港社會主流的輿情則支持學運及讉責內地政府的暴力鎮壓.這樣的一種局面維持了好一段時間,然而由於近年陸港兩地的經濟形勢顯著的變化,加上素來形象親北京的梁振英接替被揭發連串腐敗行為的曾蔭權作為特區首長,傳統親北京的左翼受到鼓舞,一種"愛國主義"的潮流正在興起,似乎一股左派勢力正在形成當中,這現象一方面顯示港人有在民主,自由,人權等的普世價值觀當中覺醒的趨勢,是可喜的一方面,而它的反面則顯示當權派修正主義的影響正滲透到香港社會,對這方面的危險性也不得不有所防範.加上近年香港社會鬧得熱哄哄的民粹主義,目前香港的意識形態國度可謂步入了紛繁複雜的戰國時代.本人希望以這篇拙文與香港左中右各派對歷史和國家的未來命運作出討論,敬希指教.表達自己觀點之前,首先看看目前對立的兩種觀點是怎麼樣的,支持學運的觀點指出學生反對官僚腐敗是正義的,政府對學生的民主運動作暴力鎮壓是非正義的;反對學運的觀點則連繫到當時西方發動顏色革命的國際形勢,把事情定性為反社會主義的動亂.兩種觀點都有各自的立場和邏輯,兩者都試圖徹底否定對方.兩種觀點的核心命題是反官僚腐敗以及反社會主義”,兩個命題是否成立呢?我以為表面上是成立的.群眾當中兩種觀點都有各自的支持者,似乎都有各自的正當性, 而道理似乎卻無法說清.有這樣的情況其實原因在於兩種觀點對事件都採取了形而上學的方法作分析,兩者都抓着事實的一個局部,而沒有把握全局.支持學運觀點的把握住事件包含了反官僚腐敗的成分而將之神聖化,並把這一點獨立起來看待,於是必然得到片面性的結論;而反對學運的觀點視野似乎較廣,不過這是相對而言,由於主觀地無視官僚腐敗的情況,支持政府鎮壓就有傾向以力服人之嫌,加上忽略了歷史的連貫性,”反社會主義這一個命題也就有需要補充的地方. 要把道理說清就得以當時的歷史背景去衡量問題.改革開放初期官僚階層一方面利用價格雙軌制把國有資源化為自己的私產,另一方面利用干擾私人資本的權力收受賄賂,這是各方面有目共睹的,所以學生反官倒反腐敗確有事實根據並非無風起浪的,但問題在於學生受到西方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影響,一定程度上不自覺的為帝國主義衝擊中國的國家主權服務,加上少數學生領袖勾結外國勢力,令事件性質進一步複雜化,於是注定學運無法得到中國人民的支持而終歸失敗.既有如此的情節,又是否意味當時的中國政府捍衛了社會主義制度呢?如此以為則走到了錯誤的另一極端.何謂社會主義?第一大原則是生產資料公有制,官僚資產階級篡奪了人民政權,打着紅旗反紅旗,特色社會主義是欺騙人民的把戲,所謂以公有制為主體其實是把整個國家變為官僚所私有的,將國有經濟變為壓榨人民血肉吸吮人民勞動成果的機器.當時的中國政府捍衛的只是官僚制度而非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早就被修正主義當權派反掉了. 中國的復辟與蘇聯東歐的情況有所不同,由於蘇聯修正主義長期的影響,蘇聯東歐社會積累了很多問題和矛盾,最終在內外因素夾擊下,經濟和意識形態戰線全面崩潰,共產黨一夜倒台,官僚復辟資本主義能夠名正言順的宣佈社會制度的改變,而沒有遭遇很大的阻力.然而中國在毛主席的領導下避免了許多蘇聯在社會主義實踐當中犯過的錯誤,國家在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之下蓬勃發展,蒸蒸日上,人民絕不會同意走資本主義的道路,於是官僚就不可能採取突變而採取漸變的辦法.為了欺騙中國人民,讓人民以為改革開放的一套仍為社會主義,修正主義者必需在上層建築做一翻工夫以修正馬列主義基本原理,除了一方面極力歪曲歷史事實,另一方面則實行偷換概念,以右傾的民族主義國家概念代替社會主義國家學說的內容,以國家富強為目標代替共同富裕,要人民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學生對外國勢力產生了幻想固然是錯誤,可是把責任全都算到他們頭上,怪責他們吃裡扒外不愛國就不是歷史唯物主義者應有的態度,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學生之所以產生右傾的思潮實在與官僚復辟資本主義有關,修正主義出於復辟的政治需要,給予右派一定的言論空間,以利他們混水摸魚.於是學生成長的年代社會意識形態的混亂,社會現實當中資本主義的發展與獨裁政治之間的矛盾,一部分學生對國家以及自身前途感到憂慮,而對國內形勢又缺乏深刻的認識,在不擇手段的政治鬥爭環境下感到迷茫,對社會主義失去了信心,轉而向國外尋找靈丹妙藥. 馬列主義者是辯證唯物論者,我們並不主張國家專制獨裁反對民主,那是法西斯的主張,我們反對的是那種空泛的民主,超階級的民主,我們要捍衛的是建立在生產資料公有制之上屬於無產階級的民主.民主與專政是對立統一的,對廣大的無產階級實行民主,自然要對國內殘餘資產階級分子以及國外帝國主義勢力運用專政手段.西方議會民主的虛偽性並不難考究,馬列主義的理論當中關於民主也有了充分的說明,這裡無需多費筆墨了.學運的參與者當中多數為窺探到國家起了變化的學生和工人群眾,可是他們有了不正確的認識,只看到了問題的表面而看不到實質,而且他們被洋奴分子所蒙蔽,為人所利用了,面對心狠手辣的官僚採取了不正確的鬥爭手段,當中一部分人為此而喪生實在是歷史的悲劇,令人遺憾. 有了這樣的認識就可以在主要的方要對六四學運作一個概括描述:學生反對官僚腐敗本身有一定的進步意義,不過進步性只是相對於修正主義官僚而言,相對社會主義制度仍然是對歷史的一種反動,加之在少數學生領袖勾結外國勢力之下,學運的民主性質進一步扭曲.事件顯示跟着右派走的話,只會給別有用心者準備嫁衣裳,但願當年一腔熱血的青年人都能吸取教訓,放下知識分子的成見,站到無產階級的立場上與工農群眾一道鬥爭.君不見當年的學生領袖在異鄉天天高唱民主頌歌就能好吃好喝了嗎?為何他們對異邦的假民主反人權視若無睹?國家不也在加緊經濟改革,與國際接軌了嗎?怎麼越改越不像樣,人民生活越來越苦,國家經濟日益向崩潰的邊緣發展呢?"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資產階級法權底下,難道一張同樣號稱"神聖"的選票就可以讓社會問題一下子消失,極端的貧富懸殊,社會不公的現象就可以從根本上解決嗎?如果選舉果真萬能的話,何以解釋號稱最民主的美國最近所發生的大批民眾持續上街反對金融霸權的示威抗議行動?歐盟國家又何以爆發激烈的社會矛盾?信仰普世價值的人到這個時候都應該醒覺了,只有社會主義才符合中國人的,以至全世界全人類的利益,沒有經濟上的民主就不可能有政治上的民主,議會政治只是資產階級的俱樂部.馬列主義指出,要推翻資產階級的專政,只有通過發動群眾進行革命一途.  另一方面,近年興起的"愛國主義"以為擁護政府就是社會主義之下人民應有之義,本來這想法沒有什麼不妥的,社會主義之下的民主集中制,在充分集中了民主意見之後,干部群眾上下一心,向着目標勇往直前.不同意決策者可以保留意見日後再議,但不應該在行動上反抗或消極抵制.可是問題是自改革開放以後的中國社會還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嗎?這部分"愛國主義"分子自我感覺良好,拒絕探究內地社會的真實面貌,只提國家的成就而不提社會的陰暗面,自以為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者",對於學運的態度可謂作為了官方的代言人.他們當中一部分受到修正主義的蒙蔽,另一部分與他們的階級背景有關.這種社會意識的形成其實有其社會根源,上面提及過修正主義為了欺騙人民必需要在上層建築做工夫,而上層建築卻決定於經濟基礎,於是為了建立右傾的民族主義,當權派就得相應地為其建立經濟基礎,實際上的做法就是用政策扶植民族資產階級. "愛國主義"分子只看到改革開放發展了民族經濟,卻沒有看得到它的反面正同時發展,在煙幕之下社會主義經濟的逐步瓦解,當中一部分成為了官僚自己的私產,甚至還有一部分落入國際資本的手中,如今在帝國主義的經濟殖民之下民族資本亦舉步維艱.修正主義官僚將毛時代所建立的完整工業體系肢解,把以重工業帶動輕工業和農業的獨立自主發展模式變為依靠外資重點發展低技術高污染的輕工業,將國內的物質財富變為消費品廉價輸送到國外,量中華之物力,討美帝之歡心,所謂外匯儲備增加一萬億就意味國家向外流失了起碼價值一萬億的物質財富.人家經濟出現危機,國內產能過剩的問題就凸顯出來了,工廠要倒閉了.老爺們的應對方法是把財政儲備借給人家以恢復人家的購買力,美其名曰收取債息為資金尋找出路,理由簡直荒謬,就算最沒有文化的市井之徒也會明白一個道理,高利貸者背後必有一群打手以武力保證在借方賴債的時候可以追回其資本,試問歐美要賴債的時候尊貴的老爺們奈其何乎?其實質偽共深知中國的經濟模式只是一個無可挽救的惡性循環,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最終還是要來個總爆發."愛國主義"者殊不知自己的愛國心一直為官僚買辦所利用,"愛國者"竟為賣國者張目,可謂諷刺之極. 回顧歷史,以右傾民族主義取代社會主義何曾是新事物?在俄德戰爭時期,德國社會黨人並無按照列寧"化帝國主義戰爭為國內戰爭"的方針領導國內工人階級的鬥爭,反而響應了國內資產階級"保衛祖國"的號召,積極協助資產階級對俄國進行帝國主義戰爭,此後德國社會更向法西斯演變,為全人類帶來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戰爭災難.馬列主義者並不簡單的反對民族主義和戰爭,我們反對的是右傾的民族沙文主義和因此而挑起的不義戰爭,對於尋求民族解放,反抗帝國主義壓迫的左傾民族主義和為此而進行的正義戰爭是堅決贊成的,而這正是國際主義的表現.香港新興的"愛國主義"者如不積極學習理論,正視國內的社會現實,恐怕只能淪為德國社會黨之流,當然修正主義偽共沒有強如納粹德國的軍事力量進行對外侵略,本人並不擔心"愛國主義"者會淪為法西斯分子,只不過歷史的發展並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到他日群眾覺醒之時,"愛國主義分子"就有落在形勢之後而成為反動勢力之虞.

 馬列主義是一個完整的理論體系,而六四學運的來龍去脈也十分複雜,本人只就事件的主要方面發表自己的見解,如要對事件展開全面的研究恐非以上三言兩語所能完成,希望讀者不吝賜教!